祁醉我求你今天做个人

我是魔鬼 不想填坑

歉占tag

是这样
最近很多太太看了剧版沙海喜欢邪簇邪的cp
然后开始产粮
但是我有看到主cp为邪簇/簇邪但带有他邪/簇他
或者是三角关系or兄弟向偏邪簇邪的文
加了他邪/簇他和单人的tag
想请太太们注意一下【圈地自萌】
加非主cp的tag会影响到该tag的cp粉看文
也会无意间招来该tag粉丝的不满
而单人tag底下有很多都不是cp粉
【还有些完全不喜欢腐向】
虽然太太们本意是安利更多小可爱看文
但是tag的问题还是希望注意一下,避免引战
毕竟 bl,同性cp,腐 这些有些敏感
〖我曾经喜欢过的cp标签现在都还被封,因为对方举报〗
而且tag和评论底下撕起来真的不好看
谢谢太太们配合( ˙˘˙ )

以后同人或者别的提到沙海剧情是指书还是剧

最近有点迷茫
看了沙海三年了
现在看剧
觉得有点面目全非
剧还是好的
演员也很优秀
但是人物设定和剧情感觉接不上原著
所以想问一下各位
三叔说剧是填了书的坑
所以书版的沙海是被抹去了吗?
以后提到沙海和沙海邪都是以剧为准吗?
但是剧和藏海花,和雨村都接不上呀

我的百度经历了什么
这个推送给满分

【推荐修订版】沙海背景瓶邪经典中长篇同人汇总

耐思

今天A酱也是萌萌哒:

很棒了


目标幸运S+:



记录一下这几年来看的故事,老帖改起来麻烦所以干脆重开一贴。旧贴地址




放宽一下标准:(1)涉及沙海 (2)无崩坏强强 (3)正剧中长篇(5w+)




只在lofter与贴吧扫文,按剧情分成六个类别:原著纯沙海、原著含特殊设定、原著十年后、原著沙海前、原著含非原著因素以及架空涉沙海




目前一共 31 篇。




会标明完结或连载中(已坑也算作连载中)以及可能雷点(未标明默认瓶邪only,且HE),会附上全部章节有效网络链接以及本人的观后短评(有几篇短评暂缺的是我没看完或者等重温后再补评)。排序无前后之分,旧贴推荐的文也会一并收录,且有少许删改。




以上OK?请给喜欢的作者推荐与评论,祝看文愉快~








一、原著向,纯沙海背景




 







《通天盛宴》 by 线性木头 【已完结】 







贴吧链接




非常经典的老文,全文很多部分都是通过他人的视角看瓶邪,以苏万重入沙漠为引续写沙海三。文中有幽默轻松得让人会心一笑的段落,也有让人心情沉重叹息不已的情节,有少年的成长,有铁三角的情谊,令人觉得,无论曾经历经多少艰难坎坷,亦会迎来一个光明而充满希望的未来。











《我这一辈子》 by glueball【已完结】







贴吧链接




接沙海三,群像的故事。文中出场的每个角色,都显得无比真实,简单几句话便被勾勒得栩栩如生。作者是个汉子,他写这文的初衷,是想看到“吴邪只单方面对张起灵有意思(特强烈),而张起灵没那意思”这样的前提下发生的故事,然而这篇文并非为虐而虐,事实上其在情感上的把握极其细腻而动人,时而隐晦,时而激烈,细水流长的叙述却能一步步牵引观者的思绪。











《去日苦多》 by 迷野Miye【已完结】







贴吧链接




接沙海三。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这是题目的出处,而“去日苦多”这四个字,仔细一品便如同为沙海的吴邪量身定做一般。这篇文以吴邪的行动为引铺展开了一个庞大的世界观,解密的部分非常之精彩,情感戏反而不多,但隐晦的显露亦是动人心弦。











《雪域幻境》 by 熙山居【已完结】







贴吧链接




Lofter链接:




引子~第二章   第三章~第四章   第五章~第六章   第七章~第九章   第十章~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完结篇  番外一   番外三   番外四




接沙海三。这个故事就和它的名字一样,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通过不同角色视角的插叙倒叙,缓缓铺展开了几年中我们从未在原著中看到的一切,以及之后我们同样未知的明天。我们曾看见的,我们曾想象的,我们期望的,所有事物都汇于了一处。而故事中关于瓶邪二人情感的部分,颇有几分“心照不宣”、未言于口却又清晰如斯。











《无稽》 by 此处用户名【已完结】







贴吧链接




Lofter链接




   1-2   3-4   5-6   7-8   9-10   11-12   13-14   15-16   17-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尾声




接沙海三。张起灵失忆梗,在沙海的背景下,这似乎是个较为罕见的设定。但作者完全不落入俗套,在精彩的剧情下交错着影影绰绰的情感暗流。每个人都在努力着想要结束一切,而到最后,无论谜题、阴谋,都比不上岁月静好,一起共老。











《局中局》 by 艺_步step 【已完结】







贴吧链接




接沙海三。这篇文诞生的初衷,作者耗费了许多的笔墨来描述,沙海二里,绝望的吴邪曾经祈求神明却又意识到不可能有神明出现,而作者让这个不可能成为了可能。张起灵会成为这个“神明”,他会在暗中为吴邪的计划铺路,为他树立起坚实的保护障。这是一个关乎信任的故事。











《无路可退》by 一弦【连载中】







贴吧链接




和许多续沙海三的沙海文不同,这篇另辟蹊径,从沙海一第三十一章开始便走向了和原著完全不一样的道路。以黎簇为主视角看瓶邪,将一场诡秘的冒险娓娓道来。文中关于终极的设定相当有趣,解谜部分也十分精彩烧脑,可惜渐入佳境后便断了下文。











《荒沙之冢+后沙海笔记》 by 艺_步step【连载中】







贴吧链接




Lofter链接




(荒沙之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尾声 




(后沙海笔记)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在所有沙海背景的同人中,这篇的设定当真可称得上奇妙。时间点设定在2016年,而本该结束一切的吴邪,却以失忆者的姿态出现,被动与主动并存地卷入了一场浩大的阴谋之中。在追寻过去的过程中,一个个声称是他旧识的人出现,谁是敌谁是友?而张起灵,又是谁?用作者的话来讲,这篇文的主旨是:“揭开一段往事,确认一份感情,顺便再看看小三爷千里走单骑的英姿。”











《但为君故》 by 锁清秋【连载中】







贴吧链接




Lofter链接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接沙海三。这一篇的大背景带着一种灰暗的色泽,出场的每一个角色,似乎都有一种或背水一战或别无选择的悲壮感。因此一些穿插的温暖小细节便显得格外珍贵美好,让人相信,黎明终将到来,划破一切黑暗。




可能的雷点:瓶邪是无差,不过全篇清水。











《君不见》by 碎碎九十三【已完结】







Lofter链接:




1-4   5-8   9-12   13   14-16  (17-20暂缺,可参考旧版20-23,旧版20  旧版21  旧版22  旧版2321-24   25-28   29   30-32   33-36   番外一  番外二1-2  番外二3-4  番外二5-6




接沙海的一个比较灰暗的走向,吴邪因人为因素失去了记忆走向疯狂,而张起灵出青铜门的那一刻也再度格盘。故事讲述了忘记彼此的两人如何再一次寻到彼此,救赎彼此,而吴邪拥有的友情、亲情和爱情又是何等珍贵的宝藏。











《翡翠麒麟牌》by 郁绘离【已完结】







贴吧链接




Lofter链接:




1-4   5-9   10-13   14-完结




虽然时间上是小哥已经出青铜门,但因为设定完全遵循沙海,故归类为纯沙海背景。黎簇和吴邪为了一块涉及老九门往事的翡翠,介入了一场豪门恩怨中。语言轻松诙谐,情节有趣,小哥虽出场不多,但有着绝对的存在感。




 







《葬生》by 盗稻到了吗【连载中】







贴吧链接




接沙海三,张起灵走出青铜门后,听到的却是吴邪的死讯。




(短评暂缺)












二、原著向,含特殊设定




 







《最佳搭档》 by 此处用户名【已完结】







Lofter链接:




1.1   1.2   1.3-1.4   1.5   1.6-AO3   1.7   1.8-AO3   1.9-AO3   1.10   2.1   2.2-AO3   2.3   2.4   2.5   2.6   2.7   2.8-微博   2.9   2.10   3.1   3.2   3.3-AO3   3.4   3.5   3.6-AO3   3.7   3.8   3.9   3.10   4.1   4.2   4.3   4.4   4.5-AO3   4.6-4.7   4.8-4.9   4.10   番外一   番外二




原著背景融合哨兵向导设定。看不见的意识深处,是一个人的心。




(短评暂缺)




  







《渡苦》 by 一三【已完结】







贴吧链接




接沙海三,穿越时空梗,被割喉的吴邪坠下悬崖,却回到了过去,遇见了许多年前来到墨脱寻找董灿的张起灵。文中的吴邪一直以关根之名示人,通过张起灵的视角,慢慢描绘出他眼中的关根从一个萍水相逢、身份不明的陌生人到默契同伴的转变。文风细腻婉转,看似轻描淡写,却往往戳人心弦。











《平邪线》by 碎碎九十三【已完结】







贴吧链接




Lofter链接




1-10   11-20   21-29   关根番外




这是一个相当奇特的故事,在所有悲剧尚未发生之前,瓶邪已经有了暧昧关系的平行世界里,吴邪遇见了一个自称关根的男人。这篇涉及CP的情节并不多,更多是在描绘盗笔邪和沙海邪一场跨越时间空间的碰撞,他们的对比既有趣又心酸。关于成长,关于记忆,关于一个知道一切的人遇见了一无所知年轻的自己,他会想什么,又会做些什么?











《死亡游戏》by 清澄0128【连载中】







贴吧链接




瓶邪的重生文不少,但真正写得传神的不多,这篇算一个。设定沙海三吴邪坠崖后确实死去,且回到了2000年,他亲手设计了吴家小三爷的假死,以关根的名字入局继续展开他的计划。瓶邪的羁绊,铁三角的情谊,故事的语言十分朴实,细节处却总是让人触动。看到吴邪能一步步摆脱过去的阴影、挽回悲剧、得到幸福,是一种真切的快乐。




  







《相融》by 槐安国师【已完结】







贴吧链接




Lofter链接:




全文完整修改版  番外一&二   番外三&四




年幼的吴邪意外穿越时空,遇见了彼时还是个孩子的张起灵。“年少的我和年少的你”,在一切发生以前,铁三角已经相遇。这篇放在沙海推文里,自然涉及沙海,但出于不剧透的目的,具体细节便暂且保留。文中吴邪的心路历程令人震撼,最终相融的是记忆,是执念,还是他们漫长的一生?




 







《维度绝杀》by 琅琊溦溦【连载中】







Lofter链接:




1   2   3   4   5-1   5-2   5-3   6-1   6-2   6-3   7-1   7-2   7-3   8   9-1   9-2   9-3   10-1   10-2   幕间01   幕间02   11-1   11-2   12   13   14   15-16




2015年,张起灵并没有出门,经历了沙海计划的吴邪走进青铜门,循着张起灵留下的线索,开始在各个时间节点穿梭,探寻那些已经埋葬在历史之中的秘密。并非重生的时间穿越梗,在同一条时间线可以存在两个相同的人,也因此出现了一系列的神展开。












三、原著向,十年后




 







《老宅诡事》 by 熙山居【已完结】







贴吧链接




Lofter链接




引子~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尾声   番外一   番外二   番外三   番外四   番外五




故事发生在一切尘埃落定,汪家覆灭,小哥已出青铜门之后。因为一场意外,铁三角开启了一场诡异神秘的历险。谜题重重堆叠,剧情张力十足,文章的氛围总体来说还是很轻松的。情感部分,吴邪的第一人称让整篇文地洋溢着一种特别的、如同返老还童般独属于年轻人的青涩。











《咸鱼传》by T_theresa【连载中】







Lofter链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这大概是标题诈欺的模范。讲述多年之后,黎簇已经独当一面,而瓶邪二人出于某种原因隐居北京,却因一个意料之外的张家人顺势踏上冒险之旅。这是个瓶邪故事,但又不止是瓶邪,原著中出场的、未出场的每一个角色各自的立场和情谊都令人动容,铁三角在这里不再是独行侠,他们已经强大到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











《明日:关根笔谈》by 迷野Miye【已完结】







来日方长贴吧链接 明日贴吧链接




以一篇接十年的短篇《来日方长》为开头的吴邪视角书信体。此篇没有什么复杂的阴谋也没有什么蜿蜒的感情纠葛,是很单纯温馨的日常向。根据三叔描写的退休生活见缝插针补遗,剧情时而诙谐时而令人触动。建议看过三叔16年贺岁篇《钓王》再阅读本篇。因《来日方长》是《去日苦多》的番外,所以此篇亦可以看做是《去日苦多》的后续。




可能的雷点:有明确盖章的花秀与黑苏倾向。




 







《屠载十秋》by 三见又歪【已完结】







贴吧链接




与一般的十年后时间线不同,这个故事开始的时候张起灵已经出门,但吴邪的沙海计划却并未结束,而局面也演变得愈发复杂。以黎簇与苏万两个年轻人作为主视角切入,从各种角度展现出计划的全局,文中对苏万的定位十分有新意,而瓶邪也得以携手并肩作战。又一篇感情戏十分隐晦而剧情张力十足的佳作。




可能的雷点:有微量黑花情节。











《代沟系列》 by 碎碎九十三【已完结】







贴吧链接




Lofter链接:




1-5   6-10   11-15   16-20   番外1   番外2-1   番外2-2   番外2-3   番外2-4   番外2-5   番外2-6   番外2-7   




与《十年后》设定无关的十年后故事,由二十篇互有联系的短篇组成。讲述半格盘的小哥回来后与吴邪在杭州的生活,中途穿插两人的亲朋好友,文字以一种幽默风趣的口吻书写,在微不足道的日常中,有一份沉淀了十年的情感,终于懵懵懂懂地发芽了。











《我以为我的男神喜欢我》by 郁绘离【已完结,番外连载中】







Lofter链接:




正篇:                              十一   十二   十三




番外《人设》:                              十一   十二




雨村的吴邪一觉醒来,丢失了过去整整十年的记忆。




(短评暂缺)












四、原著向,涉及沙海前时间线




 







《藏地拓影》 by go流年乱77【已完结】







贴吧链接




时间点为藏海花之后,沙海之前,描写吴邪闭关修炼的事情,“吴邪在藏海花之后的努力他的恨他的不甘心最后归于平淡是文的主题”。作者的将一幕幕不同的画面融汇于一处成为了一个完整的故事,文字很有深度,阅读它如同阅读一篇诗歌、一段历史。











《白费力》 by LINKING7【已完结】







贴吧链接




Lofter链接:




第零章+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三十四、三十五章-AO3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暂缺)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四、五十五章-AO3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九章   第六十章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九章   第七十章   第七十一章   第七十二章   第七十三章   (第七十四章暂缺)  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六章   第七十七章   第七十八章   第七十九章   第八十章   第八十一章   第八十二章   第八十三章   第八十四章   第八十五章   第八十六章   第八十七章   第八十八章   第八十九章   第九十、九十一章-AO3   第九十二章   第九十三章   第九十四章   第九十五章   第九十六章   第九十七章   第九十八章   第九十九章   第一百章   第一百零一章   第一百零二章   第一百零三章   第一百零四章   第一百零五章   第一百零六章   第一百零七章   第一百零八章   第一百零九章   第一百一十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   第一百一十二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   第一百一十六章      




番外—心诚则灵




主时间线为藏海花之后向沙海过渡的空白时期,强解密向,线索贯穿盗笔藏海花沙海三部。吴邪第一人称视角,但出场的每个人物都生动鲜活,几代人的奋斗、命运的无奈、站起来反击的不甘,全被刻画得栩栩如生。题目的含义为“爱本身不求结果,白费力又如何”,这也暗示了这篇文的情感走向,前期还是比较隐晦含蓄的。












五、架空向,涉及沙海人物和设定




 







《云笈异闻录》by 郁绘离 【连载中】







Lofter链接:




1   2   3   4   5-1   5-2   5-3   5-4   5-5   5-6   5-7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6-10   6-11   6-12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1   8-2   8-3




涉及神话传说的现代玄幻背景,吴邪甫一出场便是沙海中的做派。故事从天生体质特殊的少年黎簇的遭遇为切入点,编织了一个庞大的世界观,以单元剧的形式一步步揭开那些过去的秘密和往事。




 







《Canary》by 破晓·晨光【已完结】







贴吧链接




这是一篇完全架空背景的哨兵向导文,故事发生在哨兵向导备受歧视且不能自由结合的时代,吴邪作为一位太晚觉醒的超级向导,非自愿的卷入了一系列事件中。含有大量沙海人物及设定,剧情高潮迭起,并微妙地与原著情节相契合。此篇吴邪的性格还是年轻时期的青涩,但他依然强大,与张起灵一同肩负了沉重的命运与责任。








 







《349号据点》by 无中生【已完结】







Lofter链接: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番外1上   番外1下   番外2上   番外2中   番外2下1   番外2下2   番外3上   番外3中   番外3下1   番外3下2   番外4   




哨兵向导设定。吴邪发现自己正被严密监视关押着,而他的记忆仅能保持一天。




(短评暂缺)




可能的雷点:有副CP,小张哥 X 蛇祖,吴三省 X 解连环。











《刀与鞘》by 此人含盐量严重超标【连载中】







贴吧链接




Lofter链接: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哨兵向导设定。十年前的吴邪意外穿越到十年后,他发现十年后的自己是个厉害人物,且有一个叫做张起灵的伴侣。




(短评暂缺)












六、原著向,含非原著因素




 







《终极》by 洛千机【连载中】







贴吧链接




这是一篇反苏文,顾名思义,主线为怼赫赫有名的盗笔同人玛丽苏。设定是沙海后吴邪接替张起灵守青铜门,应终极的要求被抛到了过去的时空。沙海邪的性格还原得很棒,不再熟悉的过去,小哥旁莫名其妙对他抱有敌意的女人,行事太过老成反而被信任之人怀疑……这是一段注定孤独的艰难旅程。








TBC




之后应该会再添加新文,短评暂缺的也会陆续补上。




如果哪篇推荐的文出于本人记忆问题其实存在崩坏现象或未标明雷点,请留言说明,酌情删除。




如果链接有错误或失效,请留言。




如果我遗漏了哪篇好文,请务必推荐给我!!!(⬅️这是重点




未来可能还会整理藏海花相关、续盗八或其它题材等,哎嘿w


你知道,宋声声吗?


【“因为我比较帅,所以还是我来守护你们吧!”】


钢骨尽折,声声血沫


【“这些惨叫里,有属于宋声声的声音,李景天把宋声声的惨叫混进了自己的歌里,放给全世界听。”】


假牙里装了十年的窃听器


【林辰并不知道,那位被拔掉牙齿备受威胁,整日活在悬剑阴影下的人究竟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他甚至不知道宋声声究竟是靠什么在走上舞台实现自己的心愿前选择自杀】


你们紧锁他的双足,却忘了他本就不需双足供自己飞翔


【但是桀骜,放纵,理应拥有火一般生命的宋声声,他充满斗志,他从未放弃。】


汲取力量


【一个人究竟要怎样,才能在对手陷入绝境的时候,渴望在你身上获得勇气。宋声声啊,你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最后一次,他要她们好好的,一个不少地回去


【林辰曾经问过自己,磨难和痛苦是否会令人灵魂也变得卑微,他想,宋声声已经给他答案。他仿佛看到18岁的宋声声爽朗地笑着对他说:嘿,我这么骄傲,怎么可能会向命运这种狗屁玩意儿低头呢,我永远也不会向命运低头啊。】


生而无过,死亦洒脱


【“放肆吧潇洒吧去他妈让他滚蛋吧”】


玫瑰花刺破夜莺的喉咙,将自由的灵魂解放


【我生于长空,长于烈日,我翱翔于风,从未远去 。亲爱的姑娘,请不要为我哭泣 ——宋声声】


天鹅为之折颈的那片星空


【I will be with you forever &】

















可惜这个世界上不会有这么好的人
但也幸好这个世界上没有这么好的人

【瓶邪】原著中邪对哥的态度变化

瓶邪817:

时间跨度为本传→重启。




吴邪的私家笔记


 



·很讨厌,但是情不自禁想要了解他




我碰到一个很讨厌的小子,我从来没见过这种人,他肯定是一个嗜睡症的中度患者,我看他除了要走路的时候,其他能睡的时候都在睡觉,即使是走路的时候他也闷声不吭,没睡醒的样子。


我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做闷声不吭的拖油瓶,我不喜欢在背地里骂人,但是这人实在是过份。怎么说我也算是个善于结交人的人,但是他的态度,完全就是一副没有必要和我产生任何关系的样子。


不过有他在一边,总有一种很异样的安心,可能是沉默的人总让人有很nb的错觉。我很想知道他的眼神下面藏着什么。



 


 


七星鲁王宫


 



·特讨厌




说实话,我二叔两个伙计很好相处,都是实在人,就这人像个闷油瓶,一路上连屁都没放过一个,只是直勾勾看着天,好像忧郁天会掉下来一样,特讨厌!我一开始还和他说几句话,后来干脆懒得理他,真不明白三叔把他带来干什么。


 




·见到他就有安全感




我仔细一看,不由大喜,这人不就是闷油瓶吗?


 


我一直觉得那闷油瓶不错,因为只要有他在,我就觉得很有安全感


 


我点点头,平心而论,我实在没有资格去担心闷油瓶,他的身手不知道在我之上多少,而且似乎拥有奇术,要担心也应该是他担心我



 




怒海潜沙


 



·好感度up


闷油瓶看着好笑,也直摇头,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不是苦笑,不由也觉得他变的似乎有点人情味起来,看样子人之间还是要多交流的嘛。


 




·下意识的信任


 


我最害怕的事情来了。一直以来,听到三叔和闷油瓶经历重叠的部分我就非常紧张,怕出现那种牛头不对马嘴的事情,那样就说明他们两个中肯定有一个在说谎。


……


两人之中,我还是比较相信闷油瓶,因为他是在完全没有必要和我们说的情况下叙述的,他骗不骗我们对他一点意义也没有。


 


闷油瓶淡淡地说道:“如果这个人真的是你三叔的话,的确是没有动机。但是——”他说到这里叹了口气。


我没有明白他的意思,不过心里似乎已经相信了他,不由苦笑。


 


这个时候闷油瓶已经关掉了手电,我和胖子很知趣,也马上关掉,一下子我们陷入到了绝对的黑暗之中。我还不知道他是什么用意,不过在古墓里,听他的总是没错的



 


 


云顶天宫


 



·不自觉的依赖




马上转向胖子的上铺,果然,一双淡然的一点波澜也没有的眼睛正看着我。


我松了口气,闷油瓶眯起眼睛看了看我,又转过去睡着了。


 


我有点着急,看了闷油瓶一眼,想问问他的意见,他却完全不参与我们的讨论,只是看着远处的雪山,不知道在思考什么东西,好像这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


 




·克制不住的好奇心




叩拜完之后,他又恢复了那种万事不关心,只睡我的觉的表情,爬上一边的裸岩,闭目养神。我不禁又好奇起来,真的是无法看透,他那混黑比见低的眸子里,到底隐藏了些什么呢?


 




·有闷油瓶在就有安全感




我们都不懂大头风水,听的云里雾里,心里感觉有点玄,不过既然老头子这么说,闷油瓶似乎也同意,那这一套最好还是别怀疑


 


但是闷油瓶却不说话,一般如果有问题他肯定能马上发现,他不说话,我说话又觉得似乎没这个资格


 


越想越不靠谱,不过看闷油瓶没有说话,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我安心了不少



 


 


蛇沼鬼城


 



·非常在意闷油瓶对自己的态度和立场




等我签了名字仔细看寄件的人时候才发现,包裹上的署名竟然是张起灵。


那一瞬间我呆了一下,接着就浑身一凉。在这里的这段时间里,我已经把在长白山里的事情逐渐地淡忘了,可以说除了恐惧之外,其他的记忆都基本上被琐碎的事情覆盖,但是这三个字的名字,突然一下子又把我心里迟钝的那根弦扯紧了


 


我忙摆手,心忽然就安了下来,三叔的人到底像是家人,是我自己人,我不用凡事都戒备了。而且和这些人合作惯了,知道他们的本事,最开心的是闷油瓶真的是站在我们这边的,那就万事大吉了。


 


我有点意外他会说这种话,不过他说完就站起来,拿起一个提桶,去营地外的水池里打了一桶水,然后脱光衣服背对着我开始擦洗身子,把他身上的淤泥冲洗下来,我看他的样子知道没什么话和我说,心里有点郁闷,不过总算他回来就是一件喜事了


 


 


·为他是否安全而提心吊胆




见闷油瓶没有消息,我又开始焦虑起来,我很少有这种随时会失去一个人的感觉,现在却感觉这里的人随时有可能会死,这大概是因为阿宁的死亡,打破了我的一些先入为主的感觉。


 


他默默的听完,眼睛瞄过四周的帐篷,也没有说什么,只捏了捏眉心,似乎也很迷惑。


我对他道你回来就好了,因为潘子的关系,我们暂时没法离开这里,而且我们也实在太疲倦了,需要休整,否则等于送死。现在多一个人多一个照应。


 


我笑起来,一下感觉只有闷油瓶在的时候,胖子的笑话听起来才好笑,道:“估计是看上你裤裆里的小鸡了,说起来,你到底孵出来没有?”


 


我们就趁这一瞬间,迅速往底部退去,我大叫:“你怎么办?”


闷油瓶没理我,胖子就拉着我就往后退。一直到我们退到底部,闷油瓶已经淹没在血尸群里面,连影子也看不到了。那拖把就道:“他妈的够仗义!”


我抢过他的枪大骂:“够仗义你妈!”就想冲回去,心说怎么可能让他牺牲掉。


 


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在我们睡觉的时候?


一开始我以为我在做梦,随即就发现不是,我几乎疯癫了,立即冲过去,拉住他的毯子,大叫道:“你个混蛋,你他娘的上哪儿去了?”


他被我拉了起来,我就想去掐他


 


“而且,就算你愿意死,小哥不一定愿意,你至少得救一个。”


我看了看闷油瓶,立即妥协了。是啊,我一直想着一个人都不能少,最后可能连闷油瓶都被我害死,而且胖子的方法确实有道理。


 


 


·最吸引自己注意力的人




我首先看到了最吸引我注意力的闷油瓶,道:“这就是小哥。”文锦点头,然后指了指一边的一个女孩子,“这就是你。”文锦又点头。



 


 


阴山古楼


 



·不希望他继续背负沉重的命运




我心里咯噔了一声,这是我最不愿意听到的——他想记起点什么东西来,现在他脑海里基本是一片空白,他的过去是一个巨大的谜题,但是谜题越大,对人的折磨就越小。然而如果他在游历过程中,记忆开始复苏,在他脑海里浮现出的情感片段对于空虚的人来说是诱惑力极大的,一点点的提示都会变成各种各样的线头,让他痛苦不堪。


我理解,对于失去记忆的人来说,人生的所有目的,应该是找回自己的过去。这一点无论如何也无法回避,但是我实在不想他再走上那条老路


 




·把哥的安危放在首位




我冲过去,只见他浑身裹满了房下的烂泥,不知道有没有烧伤,但能看见左手有几处全是黑灰,显然他豁出去用手掏了。我大骂:你不想活了!胖子扶起他就问道:“怎么样?”


他面无表情,只冷冷道:“全烧没了。”


胖子也看了看救火的人,面色不善地看了看我:“小吴,看来这村子有点问题。”


我看着闷油瓶的伤心里没空琢磨这些,边上有人对我叫道:“快带他到村公所找医生吧,烧伤可大可小,那房子没人住,学什么救人啊。”


我们找了一个围观的小孩带路,带闷油瓶到村公所后,那小孩让我待着,他去叫医生过来。我想起刚才还是后怕,忍不住埋怨闷油瓶。胖子让我别烦人了,小心被人听到。我才闭嘴,心里堵得有点喘不过气来,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把自己性命交给他




我一直告诉自己让自己别多想,也许盘马老爹的意思是我的身手太差,闷油瓶的身手又太好,所以我总有一天会连累他。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句话从承前启后来看,被警告的人似乎是我,我是那个迟早被害死的人。


但是闷油瓶可能把我害死吗?如果没有他,我现在早就是几进宫的粽子了,即使他要害死我,我也只能认栽了,这似乎也完全说不通。


 


心中的不可思议越来越甚,可想到闷油瓶,心理忽然就一定。不是答应过要帮他的吗?如果他变成了水鬼,大不了我死了也变成水鬼,那水鬼三人组也不会太寂寞。要不是他过去几次救我,我早就死了,如今只是为他冒一下险,有何不可?我的命就这么值钱?


 




·害怕哥的离去




他仍微笑着看我,头缓缓地低了下来,坐在那里,好像只是在休息。但是,四周完全寂静了。


看着他安静地坐在面前,我心中的滋味无法形容


我不知道自己脑子里想了什么,肯定有无数的念头在涌动,但是,我什么都感觉不到


愣了片刻才醒悟过来,立即哆哆嗦嗦地去摸他的手腕,伸出这支手,几乎用了自己全部的力气。



 


 


邛笼石影


 



·不希望小哥和自己的关系变疏离




他低头继续看那些图纸,只道:“和你没关系。”


“我!”我为之气结,想继续发火,却见他聚精会神地看着那些图纸,显然并不是在发呆,而是在研究。


我看着他的眼睛,一股距离感扑面而来,忽然就意识到闷油瓶发生了一些变化,这种距离感,其实我并不陌生,那是他失忆之前的气场,他失去记忆之后,我一度失去了这种感觉,但是,忽然他就回来了。


难道他恢复记忆了?我心中一个激灵,却又感觉不像,如果他恢复了记忆,他一定会忽然消失,不会顾及到任何的东西。


叹了口气,不敢再去惹他,心里琢磨着怎么办。


 




·不自觉的依赖




闷油瓶在就好了,我再次出现了这样的念头,忽然就发现,那么多次化险为夷,原来不是我命好,我身边的那两个人解决了那么多的问题,我已经当成理所当然的了。


 


不由又想起了胖子和闷油瓶,如果是他们在,那满身黑毛的家伙一定会在划伤我后背之前就被拧断脑袋了,或者我会看到胖子踩着那些陶罐冲出来把一切搞砸,但是我一定会得救。



 


 


大结局


 



·内心完全把小哥当自家人




那是一把刀,我认得它,那是闷油瓶来这里之前小花给他的那把古刀。


我心里咯噔一下,第一个念头竟然是:这么快又丢了,真他妈败家


 




·无法接受小哥的死亡




“尸首?”我脑子里轰的一声,“他死了?”


“这把刀是从一具尸体上拿下来的,如果你说的就是这把刀的主人,我想应该是死了。”裘德考看我的表情比较惊讶,“怎么,这个人很重要吗?吴先生,以前你很少会对死亡露出这种表情。”


我看着这把刀,仿佛进入了恍惚的状态,心说,绝对不可能,闷油瓶啊!


闷油瓶怎么会死?闷油瓶都死了,那胖子岂不是也好不了?不可能,不可能,闷油瓶和死完全是绝缘的。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地方能让他死?!他是绝对不会死的。




 


·压抑不住的梦魇




他们在哪里?我心中的急切一下就爆发出来:“张起灵!”我大吼了一声。


空矿的山洞中传来阵阵的回音,我连吼了好几声,回音几乎充满了整个空间。


我心里说:绝对不可能听不到。如果他们还活着,绝对不可能听不到。


一直等到回音缓缓地消失,整个空间回归到让人感觉冰冷的寂静之中。


我喘着气等着,等着任何地方传来的回应。


然而,我等了很长很长时间,寂静还是没有被打破。我的不安开始翻滚了,还有那个我心中一直存在的梦魇


 




·以为小哥死了的心理描写




出奇地,我并没有觉得悲伤,但是我能感觉到一股非常强烈的情绪,随时会喷涌出来,这种情绪超越了所有的感觉,它的名字叫做“崩溃”。但是我硬生生地将它抑制住了,不知道是我逃避现实的功力长进到了一定的境界,还是我的思维无法接受这样的信息,选择了自我绕过。


……


想着就走了过去,扯开那边的衣服。我一下就看到小哥缩在那堆衣服里的脸。


我愣了一下,顿时僵硬住了,那一瞬间,我的脑子变得一片空白


我无法描绘我心中的那种空白,忽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


死了?


开玩笑吧。


真的死了?喂,这是哪门子国际玩笑。


醒醒,回家了。”我拍了拍他的脸。忽然我就觉得很好笑。我转头对胖子笑了起来:“你看看小哥。”


“我知道。”胖子在一边说道,声音很低沉。


接着,我的手开始不受我自己控制地发起抖来,我看着我的手,发现心中没有任何的悲伤,我的意识并没有反应过来,但是我的身体已经本能地感受到绝望了


心说你妈的坐实了,真他妈死了,闷油瓶真他妈死了!


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种事情,闷油瓶竟然也会死。


这个张家古楼真的太厉害了。我一直觉得鬼影是在危言耸听,如今只觉得天旋地转


闷油瓶就是一个奇迹,他的死亡,忽然让人觉得整个世界变得无比真实和残酷。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奇迹难道都不能是永恒的吗?还是说,原本就没有奇迹这个东西,一切都是巧合,现在巧合终于不再了。


过了很久,我才开始感觉到一股淡淡的悲伤。我能感觉到,我的本能正在强压下崩溃的情绪,但是情绪的“高压锅”里还是有各种不舒服的感觉漏出来。我觉得,我不能放任自己的情绪,一旦悲伤,我可能也会在这里死去。


我心中的感觉特别奇怪,不仅仅是伤心,不知道别人是不是能理解我这种复杂的心情。


首先是绝望,然后更多的是一种对于我眼前所见的东西的不信任。我的脑子空白了很长时间,心中的各种情绪才翻了出来。


我之前一直想,如果闷油瓶死了,我会是什么样的感觉。我想过也许是无比悲伤,也许会因为想得太多了,做了太多次心理建设而变得有些麻木,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承受。如今真的碰到了,反而变成了我自己都无法处理的怪心情。


在这之后,我一直在一种纠结之中,不知道该不该伤心,还是假装镇定,忍住痛苦,最后还是前者慢慢占了上风。我在他的尸体边上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呆呆地看着。


 


(得知小哥没死后)


刹那间我所有的情绪都像退潮一样退了下去,整个人软了下来。我几乎眼前一黑就要晕过去了,心说狗日的,吓死我的小心肝了


 


 


·最担心的人




最后要说的,就是闷油瓶了。


有些人说,我最担心的就是他,因为他好像不属于这个世界。他是一个为了目的而一直往前走的人,就算他走的道路上竖立着无数的倒刺,他也会一直往前走,一路不管任何伤害,直到他所有的肉被倒刺刮掉或者他活着到达目的地。


 


 


·竭尽全力的挽留




但是,我还是要尽力一试。我还想到,闷油瓶是否只是去长白山下的那个村子里定居,每天看看雪山,抽抽老烟袋,准备在那个地方度过晚年呢?


无所谓,就算那样,我最多出个丑而已,没关系


 


反正也只有一天的路程了,与其到了那条我自己定下的线的时候,我继续纠结无助,直至崩溃,最后被他打晕,不如就在这里放弃吧,我还可以在这里待着,目送他消失在雪原里。


此时我已经决定了,明天天一亮,我就回去。我会在这里做上一个记号,以后每年到这里拜一拜,扫扫墓。


 


我心中满是绝望


你一个很好的朋友,执意寻死,你看着他,但是你阻止不了他,你和他之间隔着一层用任何工具都无法打穿的东西。你能用任何方式去触碰到这个东西,但是你却找不到可以将它攻破的缺口。


 


这个时候,闷油瓶才看向我,对我道:“你不能跟着我去。”


“如果我劝你别去,你会不去吗?”我问他。他摇头,我就火大了:“狗日的,所以,如果你劝我别去,我也不会听的。所以你别多嘴了,我就要跟着。”


 


“也行,随便你怎么样,如果你真的把我打晕了,我也没有什么可说,但是我希望你知道,如果你需要有一个人陪你走到最后,我是不会拒绝的。”我道,“我要陪你去,这是我自己的决定,所以你不用纠结。”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闷油瓶,我醒来之后,除了他留给我的鬼玉玺,他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


我疯了一般地去找他,往缝隙的深处挤,发现那里竟然没有任何道路。之前我们出来的道路,竟然是封闭的。


我在那个地方待了三天,直到暴风雪慢慢平息下来了,我才彻底绝望





 


藏海花


 



·小哥的事是最重要的事




我没表态,怕被他绕进去,心说:姓张的事我都有兴趣,是不是小孩我就不知道了。


 


我有一些意外,我以为他会有更加激烈的表情,比如说,发着抖对我说“你、你也认识他”之类的。


但是人家只是闭上了眼睛,说了一句:是那件事情,我还记得。


我没有表露出我的小心思,也装作镇定。


事实就是这么神奇,我忽然有点明白了,好多自己认为特别重要的事情,在别人那里,也许连打个哈欠都不如。


 


大喇嘛说得非常简略,几乎就是随口说说,但是对于我来说,我还是不可避免地,认为那是天下最重要的线索


 


 


·脑补给小哥喂春药




以他表面上的年纪,似乎没有看出任何对女人有兴趣的状况,平日里也不见他有什么自慰之类的举动,也不见得对吃特别在意,也不见得会对任何信息表示出兴趣。当然,就算有兴趣,他也不会表现出来,我只是起了一个歹毒的念头:假如还有再见的机会,一定要喂他吃几只西班牙大苍蝇不知道他的体质是否也能免疫


 




·爱屋及乌心理




如果他们是小哥的族人、朋友的话,那是敌是友就很难说了,我很多狠招也就不能用了。他们都戴着手套,如果他们的手指都是那样的话,是不是说明这批人全都身手不凡?如果都和小哥那样,那我也别耍什么阴谋诡计了,跪倒投降任他们操吧


 


另外,我心情好的第二个原因是,我从心里觉得,小哥的同族人是不会伤害我的


 


也许是出于对张家本身的感情和对裘德考的厌恶,我的立场很早就站在了张家那边。


 




·小哥的雕像都能带给自己安全感




我道:“我们得去有小哥雕像的院子那儿”。


胖子问:“为什么?”


我说:“不知道,我总觉得有小哥的地方会比较安全。他不在的话,至少有他的雕像也比没雕像好。”


胖子道:“你他妈的也太迷信了。”说着他倒比我先动身了,我心说为什么要给小哥立雕像,难道就是因为小哥在这里曾经大退虫兵?


反正在我心里,小哥雕像所在的地方,或多或少应该有些不一样。


 




·吃醋




我问道:“你认识小哥吗?”


张海客点头:“当然认识,我们曾经一起生活过很长时间。”


我心里一惊,这第一个回答就让我吃了一惊。我问道:“有多长?有我和小哥生活的时间长吗?


 


 


·一听到小哥的事就冷静不下来




胖子抖了抖手,说道:“那我可就说你接受不了的了,小哥找你之前,也来找过我,还给我说了一些事情。”


我看着胖子,瞬间脑子一炸:“你说什么——啊!!!!”胖子一按一送,我的手臂复位。发出了极其让人牙酸的格拉一声。


 


我吸了口凉气,内心的感觉很奇怪,我努力压制了所有其他的情感,但是不同的感觉还是有一些莫名的涟漪翻上来,我必须马上压制,否则我的心跳立即会加速。焦虑会让我疯掉的。



 


 


沙海


 



·保护欲




“那你会告诉他这一切吗?”


“不会。”


“那你会告诉他什么呢?”


“我会告诉他,他只是一个病人,现在开始,他可以休息了。”


“他们不会让你说出这些话的。”


我不允许他们不让。”


 




·对小哥的思念是世界上最纯粹的绝望




他的眼神透过照片,和黎簇有了第一次的对视,黎簇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人,他的心收缩一下,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犹如电流通过他的全身


那是吴邪通过那条毒蛇传递消息时,同时传递给他的模糊的信息,无数无法触摸的记忆的碎片,混着那和世间无关的眼神,混合出了世界上最纯粹的绝望的滋味


“他叫什么名字?”黎簇第一次问了这个他以前从来不在乎的问题。


“张起灵。”中年人说道。




 


·即使是幻觉,能见到他也是好的




晕眩和无力伴随着宁静,无数的信息碎片,非常模糊,轻微不可辨别,好像抽了大麻一样,无数的影子在我面前走过,我看到了其中一个影子,似乎在我面前走过,体态我似乎很熟悉。我知道这是幻觉,但是我还是浑身有点发凉。


幻觉中,我似乎是叫停了他,他转身看着我,眼前的一切消失了。


我剧烈的咳嗽起来,知道迟早会得尘肺,但是我咳嗽的时候是在笑


不出我所料,只要有这种蛇的地方,闷油瓶一定曾经出现过



 


 


《幻境》(2014贺岁篇)


 



·听不得“门”这个字




门里,什么门里?


最近几年我最听不得这个字,什么门,萌,拉链门,黄瓜门。


我统统都不要听,也不知道这个社会怎么了,凡事都要和门扯上关系,点菜时候谁敢点卤水门腔我就拖出去打断腿。


闷油瓶说这个字更了不得,如果我能说话,我肯定直接就问:什么门,青铜门?


 




·有你的幻觉都是美好的




等到太阳把雾气吸散,黑雾才完全散去,我转头去看闷油瓶在哪里,却看到了夕阳从边上的窗户中照进来。


结束了,我愣了片刻意识到。


我回到了小变电站里。


缓缓的,我的手脚感觉复苏,鼻腔的剧烈疼痛开始袭来。满喉咙的血腥味,所有的血都成了浆状糊在我的喉咙口。


在所有回来的瞬间,我内心总有一丝非常难过的情绪,会让我沉默片刻。


幻境还是不要太过美好因为终究会消逝,你以为你获得了,抓住了,其实什么都没有,这种回忆和我真实的回忆,并没有什么差别。人本身就不能真正拥有什么。



 


 


《七指》(2015贺岁篇)


 



·不太愿意谈论的人




在我也转弯的时候,果不其然,第二条短信发了过来。
“对了,他,指的是你那位姓张的朋友。”
我顿住了,这一条短信成功的把我冻在了原地,我的速度立即放慢了下来。
看了两三次,我才意识到自己没有看错,这条短信轻描淡写的,提起了我不太愿意谈论的那个人。



 


 


《十年》(2015817终结篇)


 



·慢性病




更像一种慢性病,你想起来他就在这里,你不去想他,似乎也没有那么重要。


 




·心魔




他盯着我,良久他才道:“如果他死了呢?十年里可以发生很多事情,你也变了,他也变了,就算不死他也可能忘记你了,你冒着生命危险到这里来接的只是你的心魔。”


 




·安心感




我一步一步的走着,在黑暗中,就像有人牵着我的手


 




·期待年少的相遇




这十年里面,我做过很多次梦,我梦到过年少的他,和我在年少的时候相遇。


 




·给对方最需要的东西




十年里面,我越发明白自己能给予的最好的东西,如果不是能够解决对方需要解决问题的元素,那么你就算挖心掏肺,对方调转枪头的决绝会让你目瞪口呆。




 


·不约束对方的去留




“浪子还真能回头。”胖子竖起大拇指:“不是说你的脾气不好,但人经历的多了之后,就得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停下来。那我们就等着吧,小哥出来之后,你准备怎么办?你有想过吗?”


我看着面前的青铜门:“我有一次在福建南边的山里寻访到一个村子,村子的风水很奇怪,坐落在一个山谷的半坡上,有六条瀑布溅起的水,常年落到那个村子上,好像下雨一样,村子里的老人说以前有僧人游居过这里,写过一首诗,说这里百年枯藤千年雨。


很漂亮,水很干净。村子附近有很多的大树,村里很淳朴,我准备去那呆一段时间,小哥的话,他出来之后就自由了,他会去哪里,我不知道。”


 




·始终记挂着哥会失忆的问题




“那个村子,里面的人,会做一种点心,是用糯米和红糖做的,因为雨水充足,村子里有一种特殊的野草,叫做雨仔参,在这种点心里,有雨仔参的花瓣,吃了可以长记忆。当然,这是当地的传说。”



 




《钓王》(2016贺岁篇)


 



·他说什么,我就遵守




以往的经历中,闷油瓶给我的指示大部分都是对的,几乎所有的危险都是我自作主张的来了,如今我跟着他,只要他说什么,我就遵守,我相信比我走在前面,要靠谱很多。


 




·追不上就跑吧




如果走追不上的话,就跑吧,如果我会老去,我也无计可施,但至少我现在不会输给他的。



 




《盲塚》(2017贺岁篇,未完结)


 



·嘚瑟




黑瞎子转头看着我:“你别急着走,这个人姓张。”


我愣了一下,继而一笑:“姓张的我有的是,这玩意现在不稀奇,前几天我村里还来了一坨。”


 




·对外不承认闷油瓶还活着




原则上我是从来不承认闷油瓶还活着的,无奈这个人并不是完全透明,哑巴张在圈内红的比我早。所以被人知道不奇怪。


 




·占有欲/不希望他再和张家有纠葛




“如果你没有这种觉悟,就把族长还给我,我需要他振兴张家。”


“少他妈放屁。”我勃然大怒,第一次出现了我要干掉这个姓张的冲动。


 




·怼张家顺便背地里编排哥




小张哥的眼神有一丝没落,看着手里的啤酒:“你怎么什么都知道,那你也应该知道,张家是怎么对他的,我只是想让他这个张起灵,实至名归。”


我忽然心生一计,斩钉截铁:“哎,不如你当张起灵算了,你们保皇党几个人,回去包剪锤,谁赢了谁是张起灵,成全张家大业。他现在就改名叫张狗蛋,怎么样?”



 


 


重启


 



·有小哥骂人都更有底气




金万堂看了看我手机,没反应过来,只能指着我:“小三爷,好歹我是长辈,就算我做错事你也不能动粗。”


我冷笑:“倚老卖老是吧,你再说一句你是长辈,我电话扣小哥过来,揍不死你丫的。


(第2章)


 




·默契满分




闷油瓶在下面“pi”了我一声,我再次把手机递下去,他已经落到靠近井底的位置,拍了照片,再次把手机丢上来。


(第13章)




 


·敢正面怼哥了




仔细一看,满悬崖的亭台楼阁都是浮雕,犹如巨大的盆景一样,其中——我们能看到,前方有一个巨大的大殿镶嵌在崖壁上,那应该就是墓门了。我看着心说不好,就看到闷油瓶看我一眼,我大叫:“不准丢我!胖子!土耗子!”


(第22章)


 




·意识到哥的付出&想要在哥面前证明自己




但越是意识到自己的改变越大,我越是明白我其实没有改变,我本身就是这样的人,只是因为闷油瓶离开之后,他身上所为我承担的东西,一下子就没有人为我承担了


闷油瓶从来不是一个鲁莽的人,我看他决定的那么迅速,肯定是知道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所以他决定进去的瞬间,他肯定已经承担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危险,我有个私心,我希望我可以证明我自己可以多承担一点了


(第40章)


 




·特别嘚瑟自己接出哥这件事




我时常想,闷油瓶我他妈都接出来了,我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到的,现在想想这是不对的。”(第81章)


 




·此生所属




我梦到了西藏的喇嘛苗,那梦中飘着的缎带,梦到了所有的一切,我的归属,我的此生所属。


(第112章)


 




·为了哥连二叔都敢反抗




我冷冷的看着二叔:“说没了,尸体呢?”


“带不上来。”二叔让我坐下,给我倒了一大杯白酒:“现在只是理论上,我们没有亲眼看到。”


“那你们说的那么肯定。”我反手把白酒直接打翻:“没亲眼看到,那你们回来干什么?你们不救人么,现场是什么情况。”


二叔看着被我打翻的酒,“如果能救,肯定已经救上来了。”


(第121章)


 




·需要用理智去强迫自己抑制的,是接近本能的行为了




晚上没有声音,我强迫自己睡觉,把这些蜜蜡藏了起来,不去想闷油瓶的事情。


(第128章)


 




·与小哥的必然离别是自己最大的心结




我有什么重要的,我是一个闷油瓶生命中总有一天要告别的人,是一个耽误胖子发财和结婚的人,我让小花倾家荡产,让秀秀至亲分离,让我父母终日生活在我要走上三叔老路的恐惧中,我远配不上我爷爷给我的无邪二字。


(第141章)


 


对于闷油瓶来说,人生就是不停的告别,人习惯不在胖子面前说胖,瘸子面前说瘸,我也不愿意在闷油瓶面前多提告别,无论是发现他毫不在意,还是心有怅然,都是很让人难过的。(第160章)


 


我不禁开始问自己,我开始坦然的思考那些我不愿意想的问题,闷油瓶的必然离别,我身体的危机和逐渐老去,二叔对我的保护,父母的亏欠,人生中傻逼和对手的上串下跳,以及所有我得到的得不到的以及失去的,懊悔的。


(后记)


 




·见到小哥安然无恙所有的焦躁就消失了




我们再见面时候的感觉过于难以形容,我只知道一件事情,我所有的急躁焦虑已经消失了。(第179章)


 




·能从哥细微的表情中推测出他的想法




我们手电往下照,根本看不到胖子在那儿,闷油瓶的脸色沉了下来,我就知道不妙,显然这里的深度超出了他的估计。


现在我能够从极小的变化中,知道闷油瓶对四周的局面是否有掌控力,不像以前非要他推我跑路才知道要死。


(第208章)


 




·会因为小哥的经历心疼




每一次的发生,他都会失去记忆。他会无数次的失去记忆,人生被割裂成无数个无头无尾的岁月,不知道自己爱过谁,不知道自己被谁爱过,所有他经历的一切都没有意义。”


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在我漫长的生命中,消失了,也没有任何人会发现。


我摸了摸我自己的胸口,疼的有点喘不过气来。


(第222章)



 




更新于2018年4月28日

随便总结一下HP原著中Voldemort的说话风格

Sylvy:

写同人多了就深刻地体会到,要把人物写得不那么OOC首先要从说话风格下手……当然我就没想过能把Voldemort写得IC,他太难写了,性格和普通人差得太远完全难以代入。但要总结一下Voldemort的说话方式其实还是可行的,他在原著中虽然出场不能算多,但毕竟也是说了400多句话,在其中体现出了浓厚的个人风格。


 


下面是个简单的小总结,完全是我个人的理解,不能保证完全准确,但希望能够作为同人创作时的参考吧。引用的原著部分都是来自Voldemort的原话,很抱歉我手头只有英文版原著,不过为了方便查询标注了章节,要查中译文应该也很方便。


 




① 用名字称呼自己,以及用第三人称指代自己


 


这一点真是太独特了,在原著中频繁用名字自称,甚至用第三人称指代自己的人大概也就只有他一个。这个习惯从密室时就表露了出来,在火焰杯中发扬光大,到了死圣里面已经快成标准配置了。下面是几个两者皆有的典型例子。至于单单使用名字自称的例子就更多了根本列不完……


 



You' ll be back with your dear Mudblood mother soon, Harry. . . . She bought you twelve years of borrowed time . . . but Lord Voldemort got you in the end, as you knew he must. . . .  (密室第17章)






Do not lie to Lord Voldemort, Muggle, for he knows . . . he always knows. . . .  (火焰杯第1章)



 



Worthless and traitorous as you are, you helped me . . . and Lord Voldemort rewards his helpers. . . .(火焰杯第33章)



 



Lord Voldemort is not sure that he will forgive this time. . . . (死亡圣器第9章)



 


用第三人称指代自己的这种说话方式在英文中叫做“Illeism”,通常来说,这如果不是为了体现出此人很滑稽或者很机械式(AI说话一般用第三人称),那就是为了体现出此人自视甚高,十分在意自己的名号。这也算是个常见的大反派发言风格。(其实也有些现实中的自大狂真会这么说话,尤其是政客……比如说,某川普就这么干过www)


 


 


② 多用省略号


 


省略号……其实就是表现停顿和拖长音……多用就会让话语显出慢条斯理的味道……而如果在一段话中用得多了……还会有种非人的怪物感(这点在魔法石里面就很明显)……也能制造出蛇类hiss的感觉……比如像是这样……当然也有种老头子的感觉……


 


不过你会发现Voldemort基本是在长篇大论自high的时候喜欢这么说话,真的到了紧急关头(比如说最终决战时)他说话就干净利落多了。


 


下面是几个全段省略号就是死活不用句号的例子:


 



See what I have become? Mere shadow andvapor . . . I have form only when I can share another's body . . . but there have always been those willing to let me into their hearts and minds. . . . Unicorn blood has strengthened me, these past weeks . . . you saw faithful Quirrell drinking it for me in the forest . . . and once I have the Elixir of Life, I will be able to create a body of my own. . . . Now . . . why don't you give me that Stone in your pocket?  (魔法石第17章)



 



Phoenix tears . . . Of course . . . healing powers . . . I forgot. . . .  (密室第17章)



 



I remember only forcing myself, sleeplessly, endlessly, second
by second, to exist. . . . I settled in a faraway place, in a forest, and I waited. . . . Surely, one of my faithful Death Eaters would try and find me . . . one of them would come and perform the magic I could not, to restore me to a body . . . but I waited in vain. . . .  (火焰杯第33章)



 



Least loved, always, by the mother who craved a daughter . . . Least loved, now, by the girl who prefers your friend . . . Second best, always, eternally overshadowed . . .(死亡圣器第19章)



 


真的要说用一两个省略号也就罢了,全段省略号太过分了,谈话对象会很着急的啊,读者都要看不下去了。最终决战时他终于愿意正常说话,就让人感觉舒畅很多……倒是那时Harry反而开始频繁用起了省略号……


 


 


③ 语气:高亢/冰冷/轻柔/安静


 


没错,这四个就是原著描述Voldemort语气时最常见的四个形容词(high/cold/soft/quiet),基本任何时候只要形容他说话就是在这四个形容之间来回切换,这回不用例子了,我们可以直接来看次数。原著中cold作为形容出现过39次,high 24次,soft 22次,quiet 18次。考虑到不是原著里每次说话都会给个语气描述,这个出现频率已经够高的了。另外Voldemort说话时喜欢hiss或者whisper,这点大概也有些和蛇类靠拢的意味在。


 


另外语气也是个心情变化的指示,基本上如果他心情好说话就很soft,如果心情一般就high & cold,如果他说话脱离了轻声低语的范畴,都用上叹号了,那就是要炸毛了。


 


 


④戏剧化发言


 


我们都知道Voldemort是个drama queen,而他说话时强行戏剧化这点也是体现得淋漓尽致。比如说密室里面:


 



Let' s match the powers of Lord Voldemort, Heir of Salazar Slytherin, against famous Harry Potter, and the best weapons Dumbledore can give him. . . .


 


So ends the famous Harry Potter. Alone in the Chamber of Secrets, forsaken by his friends, defeated at last by the Dark Lord he so unwisely challenged.(密室第17章)



 


看文字都能感到某人的表演欲,真的想让人感叹密室里又没有观众在,他这么自我陶醉究竟有什么意义?然后再到火焰杯:


 



Listen to me, reliving family history . . . why, I am growing quite sentimental. . . . But look, Harry! My true family returns. . . .  (火焰杯第32章)



 


这回就更过分了,谁是“true family”啊,还有“sentimental”实在太假,这种自己都不信的话也不知是在说给谁听。当然Voldemort的戏剧化发言也不只是对着Harry,比如他去霍格沃茨求职的时候:


 



Well, then, what better place to start my fresh researches than here, at Hogwarts? Will you let me return? Will you let me share my knowledge with your students? I place myself and my talents at your || disposal. I am yours to command. (混血王子第20章)



 


能够把求职说得像是托付终身的人也就仅此一家吧,难怪Albus听完都忍不住挑眉了。(讲道理Albus自己也不是没有dramatic的时候,但真的比起Voldemort还是不在一个量级上。)所以我们看出Voldemort从中二时期到七十多岁,戏剧化程度始终多年如一,实在是人设异常稳定。


 


 


⑤ 命令式语句


 


这个特点十分凑数,一个反派boss说话不用命令难道还用礼貌请求吗?但话又说回来,对于Voldemort来说这并非是成为黑魔王之后的特点,而是从小就有的标志性特征,在冥想盆的回忆中被也数次强调过。我们看到,孤儿院时的小Tom一上来就把自己这个习惯暴露了——


 



I don't believe you. She wants me looked at, doesn't she? Tell the truth! 


 


Prove it. Tell the truth. (混血王子第13章)



 


但在那之后年轻的TR就进入了漫长的影帝时期。不得不说他真的很擅长伪装,无论在霍格沃茨还是博金博克,都没有再暴露过任何喜欢差遣他人的痕迹。哪怕是在密室事件里面,他独自面对Hagrid的时候说话也还算客气:


 



Evening, Rubeus.


 


It's all over. I'm going to have to turn you in, Rubeus. They're talking about closing Hogwarts if the attacks don't stop. 


 


I don't think you meant to kill anyone. But monsters don't make good pets. I suppose you just let it out for exercise and . . .


 


Come on, Rubeus. The dead girl's parents will be here tomorrow. The least Hogwarts can do is make sure that the thing that killed their daughter is slaughtered . . .


 


Stand Aside. (密室第13章)



 


其实这段很有趣,TR面对Hagrid先是打了招呼,然后表明来意且表现自己很不情愿,接下来一句给了Hagrid个台阶下,再然后又试图动之以情,最后才用了命令——这一串话语不算是友善也算是相当温和了,谁能想到这人是在栽赃陷害啊。


 


但虽然TR伪装出来的样子完美无瑕,他一旦卸下伪装就很快暴露了原本的嗜好。在Gaunt老宅中面对舅舅时他上来第一句话就是「Stop.」,语气强硬连个招呼都没有。而在密室里面对Harry时他也同样几句话就进入了命令姿态:


 



You won't be needing it.


 


We are going to talk now. (密室第17章)



 


所以伪装就仅仅是伪装,就如我之前所说,Voldemort从11岁到72岁性格实属稳定,有些人会误以为他看上去性格波动巨大,但那其实也只是取决于他需不需要演技在线——从孤儿院时说“Tell the truth!”的那个孩子,到密室里面威胁对方“Tell me everything.”的16岁少年,到50年后将“Do not lie to me.”挂在嘴边的黑魔王,本质上都毫无疑问是同一个人。有些人喜欢将他失去人性归结为魂器的效果,我个人很不喜欢这个解释,他并非因为魂器而变成什么非人的怪物,从他11岁时说出“I can make them hurt if I want to.”时,就已经背离人性的领域了。把一切都推给黑魔法可是不行的。


 


 


⑥ 残酷的幽默感


 


Voldemort,说实话真的是个没什么幽默感的人。在原著中他仅有的几次尝试开玩笑,效果都十分微妙。原文中称其为残酷的幽默感,我觉得作为总结就很合适。


 



I will allow you to perform an essential task for me, one that many of my followers would give their right hands to perform. . . .(火焰杯第1章)



 


——冷到了极点的双关冷笑话,而且还是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娱自乐开的,不知道虫尾巴日后回想起来是什么心情。(其实这个玩笑挺……孩子气的_(:з)∠)_


 



No higher pleasure . . . even compared with the happy event that, I hear, has taken place in your family this week?


 


I'm talking about your niece, Bellatrix. And yours, Lucius and Narcissa. She has just married the werewolf, Remus Lupin. You must be so proud. 


 


What say you, Draco? Will you babysit the cubs?  (死亡圣器第1章)



 


之前那个小学生式笑话至少还算个笑话,这个就纯属是将歧视当成幽默了——不好笑的英式幽默大抵如此(而好笑的英式幽默显然不是黑魔王能够掌握的)。将狼人小孩蔑称为“cub”是Voldemort早有的习惯,他在密室里面就用过这个称呼:


 



on the other hand, big, blundering Hagrid, in trouble every other week, trying to raise werewolf cubs under his bed, sneaking off to the Forbidden Forest to wrestle trolls . . . (密室第17章)



 


所以他的狼人歧视大概是真的深入骨髓了。要知道这个称呼甚至都不是像泥巴种那样的寻常歧视用语,全系列只有Voldemort一个人用过。


 


最后,哪怕在不涉及歧视的情况下,Voldemort也挺喜欢用反讽的,虽然就如我之前所说,他的幽默感很是微妙。比方说在墓地复活的时候:


 



Yes. Harry Potter has kindly joined us for my rebirthing party. One might go so far as to call him my guest of honor. (火焰杯第33章)



 


好笑吗?当然并不啊。就连一旁的食死徒都没有配合着干笑几声,当然那时候他们已经被吓傻了也就没有心情去体会幽默。之后的墓地决斗更是糅杂了黑魔王过度的表演欲和扭曲的幽默感,可以说非常体现性格。我其实挺希望能在同人中看到类似的塑造的,可惜大部分同人要不就把Voldemort写得高冷过头完全不开玩笑,要不就玩笑开过头崩了……这也没办法,他实在太难写。


 


 


⑦ 伪装之外,不随口说礼节性用语


 


除了在伪装成好学生的时候,或者去霍格沃茨虚情假意地求职的时候,黑魔王从不说“thank you”和“sorry”——这也没什么令人意外的。但注意,这并不代表他从不对人道谢,或者从不表示遗憾。他只是喜欢用更加正式的方式,并且只在必要时使用。比如说,道谢——


 



You have Lord Voldemort's gratitude, Rookwood . . . (凤凰社第26章)



 


再比如说,致歉——


 



You have been a good and faithful servant, and I regret what must happen. 


 


I regret it.(死亡圣器第32章)



 


显然对于Voldemort来说,普通的礼节性用语太过轻率,无论是道谢还是致歉都要换个严肃的说法才符合身份。当然了,他也不怎么打招呼,只有在日记本上对Harry说过一句“Hello”,然后密室事件时对Hagrid说过一句“Evening”。


 


其实这也可以应用到他其它的对话内容上。大体来说,只要有更加正式的说法,他就不会用简略的方式,只要能把事情说得严肃,他就不会用太过轻松的用法。他在年轻时尚且喜欢用“well”,“you see”,“come on”之类的表述,后来就用得越来越少了。


 


——————————————————————————————————


 


(7是最有魔力的数字,那么我们不妨将此总结暂且停在此处……所有读到这里的朋友们,Sylvy对你们表达她的诚挚谢意……啊,要模仿一个人的说话方式实在是太过艰难,而且诸位友人记住,要将人物刻画得符合原著可不能仅仅停留于表面风格……总之,去创作吧!别去在意那些说你们OOC的蠢货,总有一天他们会认清谁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写手!不过省略号不妨还是少用点,讲真的……太中二了……)



关于微博等媒体“依法禁腐”的一些唠叨

我是一个华吹,我无数次为我是一个中国人感到高兴

我知道这个国家它很好,所以才会为它的立场感到难过,对它的行为感到心寒

你的国家,在你被全世界怀疑的时候,选择否定你

没有人会对此感到无所谓

我混这个圈子三四年了,我了解了也看过了太多他/她们的故事,有美好的,有不了了之的,有结局令人难过的


我愿意去包容,但我知道我身边更多的人不愿意,因为他们不理解为什么同性也能够在一起


太难了那条路

可这只是两个人相爱了而已啊,为什么要如此避之不及?难道异性恋真的就没有问题了吗?甚至于异性恋婚姻离婚率远远高于同性恋

中国的文化告诉我们,留后是最重要的事,我赞同,但如果相爱的最终目的只是为了生育,那我们五千年的文化何必歌咏什么浪漫什么爱情,它们完全没有意义【不过确实古代的自由恋爱大多都be了】,何必恋爱,机械化生育得了不是吗

何况这两个决定在一起的人,他们从小也受的是中国的文化教育,所以他们自己肯定也挣扎过,也自我怀疑过,最后仍然决定在一起,退一步讲,就算有什么后果也是他们自己承担,恕我直言,除了他们自己,没人能够评判他们到底对还是错

换句话说,这不是两个人的爱情,而是两个灵魂在互相吸引,这是不可抗力,就好像你对自己喜欢的事物会不由自主露出笑容一样。如果这也是错的话,那这个世界未免也太可怕了一点,也太苛刻了

说真的,比起异性恋,我相信同性恋的真爱更多

可能是异性恋的选择太多,而他/她们只有对方作自己的白月光吧❤️

😂😂
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心疼了
那就不心疼了吧
😂😂😂😂😂

巴啦啦老魔仙:

你牛今天又皮又不要jio,穿着十六岁衣服滑了叙一


侧面反映出他个子也确实没怎么长

有妹子说是展览掏空了你牛的衣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牛没衣服穿了

那个聊天记录的壁纸👌